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但並不影響主選單之連結;或者請使用有支援 javascript 的瀏覽器


台灣美學教育再造的推手
撰文/趙如璽
攝影/翁挺耀
圖片提供/學學文創
從心靈到技能的美學通識教育,學學文創就如酵母菌般在華人世界發酵,著實掀起了一股美學再造與學習的風潮。在董事長徐莉玲眼中,從小培養美學眼光、鼓勵跨界合作及整合行銷,台灣才能走出文化創意產業的一條路。

傍晚五點才出頭,幾個裝扮有個性的年輕女子,在學學一樓的櫃台報到,她們的眼神閃著一種渴望,是對於生活中美感的追求的渴望,更是一股想要找尋生命中新視野的熱切感,即使此刻,堤頂大道外的車流奔馳如此喧囂,那股堅定之情,卻不被撼動。 他們之中,有的人是從台南、高雄搭高鐵來上課,來回得花上2、3個鐘頭的車程時間,不過,對他們來說,上一堂美學的啟發,換生活中的創意,可是個big deal,是值得的,他們的生命,也將因這一堂課而有更多不同與無限可能。

推動美學教育 改變人們生活

有感於台灣人文思維與經濟產業轉型過程中,大眾對於文化創意學習平台的渴望,以及產業對文化風格和創意啟發的渴求,台灣玻璃集團林伯實、徐莉玲夫婦因而發動上百位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菁英,於2005年9月成立以文化、創意為核心價值,以教育、研究、出版、顧問為內涵的學學文創志業及公益助學的學學文化創意基金會。

召集台灣各文化界菁英、資深文化創意工作者、旅居世界各地的創意人為講師,為年輕人的生命成長路途予以「美感加油」,學學文創志業在文化、創意與科技、經濟社群間,搭建起學習與溝通的橋樑,成為華人世界第一所文化創意教育與研究機構,甚至榮獲2007亞洲十大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DFA Grand Award),評審團所給的獲獎理由是:「學學推動的美學教育,將帶給亞洲生活風尚巨大的衝擊。」「這個獎不是我們去申請參賽的,而是香港主動前來評估邀請的,」對於徐莉玲來說,獎項代表的是香港看見了台灣人在美學推動上的努力,從第一、二年業績各成長50%,到今年第一季爆發100%成長,數字背後隱含的是:很多人的生活正一點點被改變,很多企業也開始重視文化創意的濡染,「只要一個團體走進來,他們的經營觀念就會開始改變,」而這就是讓徐莉玲備感欣慰的地方。

美學養成 從小、從生活做起

個頭嬌小、氣質典雅的徐莉玲,身穿俐落的乳白色套裝,頭上綁著馬尾,全身上下沒有過多的裝飾,她端坐在紅色沙發椅中,細柔的聲音中流露著殷殷盼望之情,她笑說,剛才在學學二樓一口一口學的「愛秀牆」寫下昨天上陽明山看到櫻花美景的地址,希望與大家分享,每年3月中,夫婦倆都會帶著兒子上山去看櫻花,站在樹下,感受落花如雨,瓣瓣飄落髮梢,讓孩子從小就學習去感受四季的更迭,感受大自然的美,而那也是她自己從小由生活中被教育出的美學,如此自然,信手拈來。

徐莉玲的成長歷程,美學的培養一點都不刻意,而是一種來自生活的體驗,徐莉玲自己生長在五個小孩、有兄長姊妹手足的小康家庭裡,一家人住在日式住宅中,院子裡有小魚池,還養些雞鴨,平時他們幫忙媽媽燒炭來煮米,那炭火香交織米香的氣味,對於徐莉玲來說,就是五感體會。她依稀記得,小時候自己常常幫媽媽把親手做的包子拿給隔壁鄰居,那是一種分享的生活態度,「這種互助利他,才能將網絡連結起來,」為此,她也鼓勵大家要增產報國,因為這種體驗,是要在很多小孩的家庭中才會存在,今天許多家庭都是一個小孩,造成的是自我、宅性,是縮在電腦前學美感的,她為此深深憂心。

正是因為這樣的成長背景,讓徐莉玲更為感嘆,大自然的四季變遷之美,其中蘊含了人生的哲理、對於工作的態度、為人處世的道理,是如此珍貴,而現在的環境,很多小孩從小出門就是坐汽車、回家就是打電腦,出門難道不能慢慢散步前往嗎?能不能除了Email以外,也提筆親手寫寫信,我們的下一代會不會連草香都沒有聞過?或者能不能動手洗自己的衣物?她也鼓勵大家在屋頂種菜、香料植物,邀請朋友來家裡自己做菜取代上館子,以增加彼此間的交流。

徐莉玲很強調美學教育的養成要從小開始,也因此,家庭主婦更需要學習美學以教育給下一代,如下雨天與孩子待在窗前欣賞雨滴的美,或是教小孩包餃子,從一個一個打摺中建立起線條與簡約的美感,吃一塊豆腐時,思考的是選用黑盤子還是配上綠餐墊,那就是美學生活實踐。

五感體驗完整 品味於是養成

徐莉玲提起她推薦過的一本書,有一天,一位鋼琴師請調音師來調音,他對調音師說:請將音色調成如「海綿蛋糕」的濕軟,而不是「洋芋片」的清脆,「人的五感是綜效的,」徐莉玲說,聽一首歌,可以如聞到春天的花香般,看一幅畫,可以如觸摸絲緞的柔滑;吃一口食物,可以想像春天的到來;當一個人的五感體驗豐富時,就到達了一種品味。她說,那就是美學。日本作家山本美芽在《美感是最好的家教》書中寫道:「一流的藝術家都具備了優異的技巧和音樂性、音感,但是這些因素的基礎,就在於敏銳清晰的五感天線,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味覺——這五感,彼此之間都互有關聯。」如果創作者不看畫展、不聽音樂、不吃美食、穿衣服不講究,那也很難有好作品,徐莉玲更進一步說,「有創意的人,都是美食家,是有道理的。」

「要有足夠的生活經驗,才會有體驗,也才能有創意,」徐莉玲提到美國的教育,在孩子唸小學時就開始學習自己辦Party;徐莉玲前往美國訪友時,朋友也告訴她,小孩問:「媽媽,為什麼我們要搬來住在公園裡?」因為台灣只有公園才有這麼多綠地,這或許聽起來令人啼笑皆非,卻也讓人看到環境中因有許多可以吸收美感及學習的對象而改變一個人的過程,這正是台灣大環境為何無法培養美感的隱憂。面對台灣政府組織分工的僵化,加上政府部門主管多向學界借才短暫任政務職,政府主事者只求防弊不求興利,公務員不敢與文創產業菁英合作,再加上政黨輪替,人事流動太快,使許多需要長期推動美學環境改善的工作都無法進行。

產業跨界 才能醞釀極大能量

「台灣怎樣看待文化創意的重要,決定了產業的高度與深度,」徐莉玲語重心長說,目前台灣應該運用文化創意「跨界」整合農工商業的創新,才能打造第二春;以日本為例,早在20多年前產業就從事全方位的跨界,近年來如運用工藝來訂製老人摔傷要更換的骨頭,或者設計開發出檢查人類舌苔色彩了解病情的儀器,這正是文化創意設計結合觀光及醫療產業的實例。日本堅持工業做自創品牌發展自己品牌的服務業,是亞洲最早懂得運用文創產業的國家。

反觀台灣,政府提出六大新興產業,生物科技產業、綠色能源產業、觀光旅遊產業、醫療照護產業、精緻農業產業、及文化創意產業,其中文化創意產業15項中也只挑電視內容、電影、流行音樂、數位內容、設計、工藝六大重點產業,相關公部門的心態還停留在分別產業的得獎、參展、爭取更大代工訂單堨朝遄A各部門也少有互動合作,各部會組織多年來也未見反映產業的跨界現況的組織再造。落在教育上也是,各校學科之間沒有交流合作的雙學科合作學程。而這正是學學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學學提供跨界學習平台,學員可以選擇各種課程,如視覺藝術、音樂與表演藝術、文化展演、工藝、出版、數位內容及應用、電影、廣播電視、網際網路、廣告、工業設計、視覺傳達設計、室內設計、時尚生活、建築空間設計、會展賽事等共16大項,在來自各產業的專業人才及一流師資的啟發下,激起了學員們對不同領域的興趣。雙領域的跨界課程、對談也正是最能激發學員潛能的學習方式。

徐莉玲感嘆道:台灣的美學經濟發展不起來,國內市場消費品味低落的問題不解決,也永遠會是瓶頸,就算政府再努力想使產業升級,廠商明明了解國際流行趨勢,也不敢於嘗試自創品牌,下單生產最新的款式,最美的色彩,因為「賣不動」,如果台灣自己國內的實驗市場都不能提供給第二代年輕創意的創業者熱烈的支持與擁抱,再好的人才最後也只是服務於外商或服務於代工,把創意消磨在歲月與現實的巨輪之下。

徐莉玲在投稿中國時報時報廣場一文中曾經寫道:「……台灣急需要的是一個觀念革命,當世界趨勢已經是別人以你生活裡的藝術及你使用的設計在評價你的能力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合作、品牌與品牌之間的連結與否,已經是以美感能力在考慮是否可以互相加值的時候,如果台灣還停留在急功近利,不思考全方位文化創意學習及跨界整合,是發展不出感性時代國家美學競爭力的……」文中的語氣鏗鏘有力又迫切,也看到她心中的使命感。

那使命感如此堅定,除了來自先生的鼓勵外,是來自徐莉玲的信仰,身為基督徒的她表示每天都會閱讀《荒漠甘泉》,徐莉玲說:「從宗教中獲得的信心,讓我有勇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同《荒漠甘泉》的章節字句所寫:「走信心的道路,也是如此。無論我們的攔阻是江河、是銅門、是高山,我們只要壯膽向前走去就是了!」學學文創志業,也就是徐莉玲堅實信念為台灣找出風格的最佳見證。

專訪學學文創志業董事長徐莉玲
專訪學學文創志業董事長徐莉玲
徐莉玲認為,美學的養成要從小開始, 而母親便擔任了重要的角色,因此,學學文創針對家庭主婦, 設計了眾多課程,就是希望透過這股力量,帶動台灣的美學教育。
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泰山職業訓練中心.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泰山職業訓練中心.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豐富多樣化的課程,讓學學文創的教室中,總是聚集了學員們身影,以及此起彼落的討論聲。